如果说卡萝尔打出“羞羞的铁拳”就能让人心潮澎湃,被无数人奉为“永远滴神”!那么,

他就是另一位“永远滴神”——尼科罗·帕格尼尼(Niccolò Paganini ,1782年10月27日—1840年5月27日)。

尼科罗·帕格尼尼1782年,帕格尼尼出生于意大利的热那亚,他的父母并不像莫扎特老爹那样就是吃音乐这碗饭的行家——父亲只是一位热爱音乐的商人,母亲没啥记录——所以,帕格尼尼后来展现出的音乐天赋,尤其是小提琴方面让人难以望其项背的才华,只能说,一开始是个偶然——也就是常说的“老天爷赏饭吃”。

不过,与所有伟大的音乐家一样,天赋异禀的帕格尼尼,在真正成功之前,也有一段艰难而苦涩的成长之路。

首先,他要接受专业小提琴家数年严苛的教导;其次,帕格尼尼自己还要勤于练琴(每天12小时以上),几乎达到每天如痴如醉的地步。

大约从1797年开始,帕格尼尼开始在意大利巡演,声名鹊起后,他的琴声自然遍及欧洲主要国家的宫廷和大城市,名利双收,风光无两。

然而,任何时代,总有人会对这些异类(Outlier)“赐予”别样的称呼或者“脏水”。

最被人广为流传的,自然是帕格尼尼与魔鬼做了一些【灵魂的交易】,于是获得了在小提琴方面的才华。

仔细想想,这也算是当时的舆论对帕格尼尼的炒作。说是负面的炒作,自然是博眼球的别有用心;说是正面的炒作,那就是帕格尼尼演奏会的门票价格越来越高,即使高到离谱的程度,慕名前来一看究竟的(有钱)人却越来越多。

所谓“与魔鬼的交易”,也是西欧文化中常见的一部分,像歌德的诗剧《浮士德》、王尔德的小说《道林格雷的画像》等,都有这样的桥段——算是与之有关(一脉相承)。

在那些虚构的传说里,帕格尼尼有魔鬼的庇佑,于是,我们自然看到了少女身旁的山羊头和“恶魔之翼”。

此外,有一种冷门的说法(原出处暂时找不到),即【红毛】(红发女子)是一种恶魔的象征。在很多影视作品中,恶魔的确是红色的,或者说是以红色为主色调(基本辨认色)。

巴弗灭【Baphomet】同时,真正的恶魔【胡桃泽·萨塔妮基亚·麦克道威尔】也是一头红发。

不过,圣痕名称【魔鬼的笑声】对应的并不是帕格尼尼的笑声——因为到了人生的后期,这位浪荡的天才想笑想不出,只能哭了。

【魔鬼的笑声】是帕格尼尼的代表作之一,是《二十四首随想曲》里的第13首。因为这首曲子演奏难度极大,也就是大家喜闻乐见的“地狱难度”,且有一段调子听起来像一个在笑,后人就给它取名《魔鬼的笑声》。

精通小提琴和吉他等弦乐器的帕格尼尼,还是一位杰出的音乐创作家,他给后人留下的作品包括了奏鸣曲、狂想曲、(六首小提琴)协奏曲、弦乐四重奏等,据说,单是为小提琴就创作了超过200部作品。

于是,帕格尼尼会有一个【创作家】(作曲家)的形象。至于留声机,那就是装饰品,由爱迪生发明的第一台留声机诞生于1877年,那时候帕格尼尼早就入土为安了。

据说这是帕格尼尼于1801至1802年间(也有1804年至1805年间的说法)创作的,而当时,他只有19岁。

而技能名称【钟声】和【狩猎】,与【魔鬼的笑声】一样,也是【二十四首随想曲】中的曲目。

其中,【钟声】是第二小提琴协奏曲(b小调随想曲、《b小调第二小提琴协奏曲》),有这个名字是因为曲调中有一部分让人觉得很像“钟声”(注:第三乐章又称 “模仿钟声的回旋曲”);【狩猎】是第九小提琴协奏曲(E大调随想曲)——这首曲调中有一段双音,像是狩猎的号角声。

【二十四首随想曲】是一部后人难以超越的关于小提琴艺术的百科全书,但我想,对于年少成名的天才音乐家本人来说,他创作这些曲子的初衷更多是为了炫耀自己令人眼花缭乱的技巧。

据说,帕格尼尼为了炫耀技巧,表演时,甚至故意弄断小提琴上的一两根弦,然后在剩下的琴弦上继续演奏。这样的“哗众取宠”,每一次都大获成功,演出效果极佳。

舞台上,独奏的帕格尼尼享受在场所有人的掌声、欢呼和仰慕的眼神;舞台下,帕格尼尼用他的作品和演奏技巧,更是让无数达官贵人(如拿破仑的妹妹埃丽莎·波拿巴 lisa Bonaparte)和当时文艺界一众大佬(如文学大师司汤达、巴尔扎克、梅涅、大仲马,音乐大师肖邦、舒曼、李斯特等)为之倾倒,甚至一度出现了一个有社会地位的人如果没在现场听过帕格尼尼拉小提琴就是”low bee“的魔幻观点。

虽然帕格尼尼并没有为了获得演奏的技巧而去做什么”魔鬼的交易“,但他应该是一个被天使(或上帝)垂青的凡人。

这是个啥概念呢?长泽雅美身高168cm,如果你将她视为”老婆“,这就是说他比你老婆还矮3厘米。

(如果说你喜欢长泽雅美,那么,这就意味着你心爱的老婆比帕格尼尼还高3公分)

至于你问我为啥要提长泽雅美,我就是随手凑点字数,顺带从长泽雅美的老公那里骗一些三联,仅此而已。

长泽雅美第二,是帕格尼尼的手要比普通人要大且长,据说这是因为他患有一种奇怪的病(马方综合征,Marfan syndrome)。这种病反而让帕格尼尼拥有了巨大的优势,他的手可以轻松在一个把位上用四根弦演奏出三个八度!

有这么一种说法,世界文艺史上有三大怪杰,诗人弥尔顿是个瞎子,音乐巨人贝多芬是个聋子,小提琴大师帕格尼尼则是个哑巴。

帕格尼尼的一生,饱受各种大小疾病的困扰,46岁时,因为口腔病,他被迫拔光所有的牙齿;50岁后,因声带受损而成了哑巴。

至于原因,抛开帕格尼尼先天的基因缺陷,就是他多年积累的无数风流债了。帕格尼尼年少成名,无数女性从他的旋律中获得快感,他则从无数女性身上找寻灵感。

无奈之中,帕格尼尼居然开始接受一种无异于饮鸩止渴的极端治疗方式,那就是服用和水银。之后,就是预料中的恶性循环、积重难返,病魔彻底摧残了帕格尼尼的肉体与精神,死神,就在不远处等着他了。

于是,当我们去看最后一张立绘,就能透过一种史诗般的悲剧色,感受到一种鬼魅的死亡感。

1840年5月27日,奄奄一息的帕格尼尼,怀抱着心爱的小提琴,艰难地拉响了生命中的最后一曲。

今天的我们,虽然无法亲耳聆听帕格尼尼,去感受他的独特魅力,但可以架起小提琴,遵循这位天才定下基调的(小提琴)技法,自己体会弓弦引发的灵魂高潮,或者是去现场体验当代音乐大师如何演绎【二十四首随想曲】,幻想魔鬼与天使环绕四周的奇迹。

就让我们在(由当代大师演绎的)帕格尼尼的小提琴曲中,结束他的传奇故事吧!

如果本期内容让你心潮澎湃,记得用三连、评论、弹幕与我保持互动,更多精彩,敬请期待,我们下期再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