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廉·透纳(william Turner,1775-1851)被誉为英国绘画史上的天才人物。威廉·透纳24岁被选为皇家美术协会候补院士,28岁成为正式院士,也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院士。威廉·透纳感觉敏锐,富于幻想,充满浪漫主义气质。威廉·透纳平生的抱负就是画出足以同17世纪法国大师克劳德·洛兰媲美的画。为了让自己的作品惊世骇俗、不同凡响,透纳在创作时,几乎把一切富于戏剧性和震撼人心的效果都融进画里,常常使人们为他敏妙的才华和不同凡响的笔意赞叹不已。

从威廉·透纳的作品中我们总是感受到大自然的崇高、壮丽和无比的威力,感受到创作满腔激情。透纳常常表现的是天光水色浑然一体,云、雾、水融会其中的景象。透纳用耀眼光线、灿烂的色彩、大胆奔放的用笔描绘出充满力量、速度和运动氛围感的绘画作品,在我们眼前展现了一个动荡不安、炫人眼目的世界。透纳的风景画绝不是忠实于对象的写生之作,而是带有强烈主观愿望、想象和戏剧性的夸张作品。透纳不是为画风景而创作,是为表达感情而创作。透纳的风景画简直就像中国的大写意作品。

威廉·透纳的油画、水彩画技巧纯熟精湛,他用笔挥洒,有流动感,善于用光,他笔下的景色常常沐浴在明亮的光线之中。透纳用光并不像伦勃朗,伦勃朗的光线是逐渐减弱最后融在阴影之中,而透纳的光却是逐步纯化,最后变为一片明亮的光辉。透纳对画面虚实的处理也别具一格,产生出动人的画面效果。

威廉·透纳去世前将三百幅油画、近二万幅水彩和素描赠送给了国家。透纳的主要作品有《蒸汽和速度》、《议会大厦的火灾》(1835年)、《战舰归航》(1819年)、《威尼斯风景》(1843年)、《暴风雪》(1842年)等。

透纳把这幅油画送给了他40年的管家汉娜·丹比,丹比于1853年将这幅油画遗赠给了透纳的崇拜者、评论家约翰·罗斯金。

罗斯金写道:“对我来说,在他这个年纪就认识他的人来说,他完全是我认识的那个人的萌芽,但实际上非常有才气的一幅画作”。

万神殿会议厅是由新古典主义建筑师詹姆斯·怀亚特(1746-1813)设计的第一座重要建筑,于1772年在牛津街建成。1790年,他们被改造成歌剧院,由罗伯特·布雷·奥赖利管理,威廉·霍奇斯是“装饰品的发明者和画家”。在大楼开放后不久,霍奇斯画了一幅内景,威廉·帕斯在里面添加了人物,作品现在在利兹的坦普尔·纽森大厦。

1791年4月30日,透纳开始在画室工作,一直持续到1792年1月14日大楼被烧毁。透纳在1792年的学院展览中,在火灾后立即展示了这幅完成的万神殿水彩画。透纳接着画了怀亚特的几座建筑或修复物,包括索尔兹伯里大教堂、丰山、牛津新学院和基督教堂以及布罗克斯比陵墓。

尽管透纳出生在伦敦,但他很少为这座城市或其建筑绘制完成的水彩画。然而,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对泰晤士河沿岸的各种工业很着迷,他经常坐船经过老伦敦桥。

在这部作品中,低视点暗示透纳是从岸边画这座桥的。他在一辆马车上轻描淡写地画了一幅草图,马车上有马车夫和乘客在过桥,尽管他似乎对这座桥的建筑特征最感兴趣:哥特式拱门和窗饰。从远处可以还看到南华克桥。

透纳的第一幅油画在皇家学院展出,这是霍勒斯·凡尔纳、菲利普·德·卢瑟堡和德比的约瑟夫·莱特传统中的月夜场景。这些画家在很大程度上促成了18世纪夜间题材的流行,大自然压倒一切的力量感是崇高的一个关键主题。月光的力量与闪烁的灯笼的脆弱形成对比,强调了自然对人类的力量,尤其是渔民的命运。左边参差不齐的轮廓是怀特岛附近被称为“针”的危险岩石。

透纳在皇家学院展出的第一幅油画是1796年的海洋夜曲。这幅画中泰晤士河的夜景,位于泰特英国美术馆附近,是在次年即1797年完成,月光效果是一种时尚的绘画惯例,主要来自荷兰十七世纪的画家,如阿尔特·范德尼尔,当时受到英国收藏家的欢迎。然而,这里给人的印象是一种未分裂的自然主义。

这可能是透纳第一次尝试在古典风景中画一幅神话题材的油画。这个故事来自罗马诗人维吉尔的《埃涅阿斯纪》。埃涅阿斯想去冥界咨询他父亲的鬼魂,Cumaean Sibyl同意引导他穿越死亡王国。

透纳根据他的赞助人理查德·柯尔特·霍尔爵士的一幅画,为这幅画的意大利背景和艾弗纳斯湖的景色做了铺垫,被黑暗森林环绕的深湖被认为通向冥界。

1798年,透纳前一年第一次游览该地区后,这个湖区场景和英格兰北部的其他几个主题一起在皇家学院展出。这是基于一个素描本研究,他用水彩表现了他大概目睹的暴风雨情况,在湖面上写下了“黑色”。这是他对这幅戏剧性的画的情绪的暗示,彩虹使这幅画充满生气,彩虹将成为一个常见的主题。透纳正在有意识地发表“崇高”的声明,意在唤起观众对大自然壮丽的敬畏。

透纳于1798年参观了北威尔士13世纪的卡纳尔冯,并在他的学术素描本中进行了生动的色彩研究。这幅油画草图是他1799年在皇家学院展出的大型水彩画版本的中间步骤。据说,年轻时透纳看到克洛德·洛兰画的海港时哭了,“因为我永远也画不出那样的画了”。

这座山是坎布里亚的科尼斯顿,透纳在1797年首次看到的。这是他引用皇家学院目录中的诗歌提升的第一幅画。他从弥尔顿的《失乐园》中选了几行,描述了日出时大气的“薄雾和呼吸”。这些不断变换的空气和灯光,以及在它们前面奔跑的羊群,赋予了风景一种自然的戏剧性和强度。一位评论家在1798年评论道,“这位艺术家的作品发现了一种并非独有的精神力量,这种力量往往是长期经验的伴随,它们在油或纸上的效果同样卓越。”

透纳从小就对海洋学科感兴趣。大约十岁的时候,他在马盖特拜访亲戚时,第一次画出了海船。几年后,当展出十七世纪荷兰海洋艺术家威廉·范·德·维尔德的作品时,据说他宣称,“那使我成为了一名画家”。

这幅自画像似乎可以追溯到大约1799年透纳24岁的时候,这是为了纪念他职业生涯中的一个重要时刻,他被选为皇家学院的助理。尽管透纳当时还很年轻,但他已经作为一个有着更成熟的技术能力的原创、有成就的画家而出名。报纸上称他是一名艺术家,他“似乎完全理解调整和运用各种材料的方式”,而且“它们在油或纸上的效果同样卓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