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包寿司海苔已经买来大半年了,还没有用完,刚好老公从老家带来一大团糯米饭,我想这下刚好派上用场了,于是就动手做寿司。

每次我准备寿司馅料的时候,孩子准备寿司卷帘、寿司海苔,可是那天孩子却撕不好海苔,每张都撕得七零八落的,非常不好成型。

听着我的嫌弃,孩子不乐意了:“妈妈,要是你厉害,那你撕海苔,我做寿司好了。”

接过海苔的那一刻,我才发现这工作真的是太难了:也许是因为时间久了,也许我们不应该把海苔拿去冰冻,总之所有的海苔都紧紧地粘在一起,无论你怎么小心翼翼也撕不好。

左边不行,右边也不行,我气馁了:爱咋地咋地吧,只要把今天的馅料包完了事。

看着比孩子撕的还要糟糕的海苔,孩子开心地笑了:“妈妈,你不是说你更厉害吗?那你为什么也撕不好啊?你撕张漂亮给我卷啊?”

我才不理会孩子的讽刺呢,我继续用心地撕海苔,可是不管我怎么努力,海苔总是四分五裂,让我好不懊恼。

看着眼前这乱七八糟的海苔,一个念头蹦出我的脑海:不是总在电视上听说饭团吗?那为什么我们不做饭团吃呢?

我可不管韩国人、日本人的饭团是怎么做,做成怎样的,俺家的“王氏饭团”就这样新鲜出炉了。

在无法成张的、相貌丑陋的海苔上放上一小团糯米饭,在糯米饭上面加上今天的馅料,肉松、包菜、胡萝卜、韭菜,然后用力捏,捏……

一直捏到馅料的水分润湿坚硬的海苔变成团的形状——耶,“王氏饭团”成型了。

的确很难看,可是看着无法完美撕下的一张又一张海苔,我只好委屈它们了:既然你们不听话,那只好委屈你们去做所谓的饭团了,其实,这真的不是我的本意啊。

看着我做的“四不像”,孩子笑得老开心了:“妈妈,妈妈,你这做的是什么呀?”

别看我丑,我的味道和营养一点儿也不含糊哦:有点甜,有点酸,还很香呢,因为我的大肚子里装的可多东西了——自己制作的肉松、绿油油的韭菜、嫩黄嫩黄的包菜,还有红彤彤的胡萝卜,还有粉红色近乎透明的虾米,还有黑褐色的、极富营养的利马豆呢,对了,对了,还有最最能提味的寿司醋呢!

偷偷告诉你,那晚上,我们孩子一口气就吃了4个”丑八怪“呢,也许好吃才是王道吧?否则,它貌比潘安也没用,哈哈哈!

我和孩子就这样一次次地炮制“美食”或四不像,但快乐从来不曾少过:谁说美食就要卖相好呢?“内在美”,我们创造者的开心快乐,才是最最重要的,你说是不是?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