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棠棣,一枚历史爱好者。欢迎大家【关注】我,一起谈古论今,纵论天下大势。君子一世,为学、交友而已!

有关汗血宝马的传说,从汉代起就久经不衰,那么汗血宝马流的究竟是什么?难道真是血?接下来我们一一分析:

据“传说,土库曼斯坦有一条神秘的河,凡是喝过这里河水的马在疾速奔跑之后都会流汗如血,如今这条河却无从寻找。”

“我国清代流传有这样的传说:北疆有条神奇的河流,凡在此饮过水的马都会神勇异常,且会汗出如血。”

首先,第一种说法本身就是“传说”,而且该“传说”中所说“神秘的河”又“无从寻找”,因此,它是一种虚幻不实的说法,难以作为史学论证的依据。

其次,假设以上“传说”有一定的客观真实性,那就是说土库曼斯坦境内那条“神秘的河”中之水是有毒的,大宛国马喝了此河水流血,自然是中毒的反映。另外,我们已经知道汗血马是大宛国的“宝马”,试想,大宛国人怎能把中毒之马当作“宝马”呢?

再者,从李广利第二次伐宛所获汗血宝马来看,其中最好的数十匹(一说三十匹)马“汗血”,而中等以下的三千匹马是不“汗血”的。

这显然是说“喝神秘河水流血”说中所谓汗血马与文献记载中汗血宝马不是同一回事。

第二种说法,除了它是虚幻不实的“传说”外,还有此说所说“神奇的河流”没有流经古代大宛国,而是位于中国新疆的“北疆”。这就明白无误地告诉我们,此说中“神奇的河流”与大宛国宝马“汗血”也无关系。

大宛“马在高速奔跑时体内血液温度可以达到45摄氏度到46摄氏度,但它头部温度却恒定在与平时一样40摄氏度左右。

汗血马毛细而密,这表明它的毛细血管非常发达,在高速奔跑之后,(其体温)随着血液增加5摄氏度左右,少量红色血浆从细小的毛孔中渗出也是极有可能的。”

以上汗血宝马高速奔跑时体温变化及汗血宝马毛细血管非常发达等说是有一定可信度的,但据此推理出汗血宝马在高速奔跑之后“少量红色血浆从细小的毛孔中渗出也是极有可能的”说法,与汗血宝马“汗血”之间关系则是需要商讨的。

《后汉书》与《全后汉文》引《东观汉纪》记载说:光武帝中元二年(57年),汉明帝赐给东平宪王苍与阴太后“宛马一匹,血从前髆上小孔中出。尝闻武帝歌,天马露赤汗,今亲见其然也”。这就是说,东汉明帝曾亲睹汗血宝马之“赤汗”是从马前酶上的“小孔中出”。

我们知道,东汉时的人还不能如同近代人一样从生理方面对汗血宝马的“汗血”问题进行研究,更不会有“毛孔”这样的概念和词语,所以,他们的“小孔”与今人的“毛孔”肯定是两个概念。尤其当时没有发明放大镜,更不可能用肉眼看清楚“毛孔”。

东汉人既然说汗血宝马的“赤汗”是从“小孔”中出,那“小孔”他们用肉眼肯定是会看得清楚的,否则就不会用“小孔”之说。据此说来,汗血宝马的“汗血”与其毛细血管的非常发达是没有直接关系的。

“今哈密、吐鲁番一带,夏热甚,蚊蠓极大,往往马被其吮噬,血随汗出,此人人所共见,当即所谓汗血者也。”

笔者以为,夏季的西北各地山野,蚊蠓多,且有极大者,因此,马匹被其吮噬而流血是可信的。不过,若把汗血宝马的“汗血”同“夏热甚”时的蚊蠓吮噬联系起来显然有失偏颇。

吐火罗国有颇梨山,南崖穴中有神马,“国人每牧牝马于其侧,时产名驹,皆汗血马”。

若对这条资料进行分析,“汗血”现象是从初生的马驹开始的,这就是说汗血宝马与其“汗血”现象是与生俱来的,不是只在极大蚊蠓横行时才有。但如果从蚊蠓是一种起传播疾病作用的“宿主”的角度来认识,或许“蚊蠓吮噬”说还是有一定的道理。

“毛色鲜艳”说实际上是一种猜测。这虽然是一种猜测,但它具有一定代表性,有必要加以讨论。

汗血宝马“流汗如血仅仅是一种文学上的形容。马出汗时往往先潮后湿,对于枣红色或栗色毛的马,出汗后局部颜色会显得更加鲜艳,给人感觉是在流血,而马肩膀和脖子是汗腺发达的地方,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汗血宝马在疾速奔跑后肩膀和脖子流出像血一样鲜红的汗”。

以上猜测中马的生理现象部分,如“马出汗时往往先潮后湿,对于枣红色或栗色毛的马,出汗后局部颜色会显得更加鲜艳”,“马肩膀和脖子是汗腺发达的地方”等可能是符合实际情况的。

但推理部分,即“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汗血宝马在疾速奔跑后肩膀和脖子流出像血一样鲜红的汗”和结论部分,即“流汗如血仅仅是一种文学上的形容”与“给人感觉是在流血”则是需要商榷的。

首先,对大宛国汗血宝马“汗血”的问题,历史上虽曾有相当多的诗、赋等文学作品进行“形容”的例证,但却不能忽视其中一些“纪实”性的描述。

如汉武帝《天马之歌》中有天马(亦即汗血宝马)“霑赤汗,沫流赭”之句。“霑”,应劭以为“沾濡”。“沾濡”即浸湿之意。“沫流赭”,即血如沫状,呈红色。尤其是东汉明帝曾自称是亲眼看见过大宛马“汗血”现象的人。

他曾说:吾“尝闻武帝歌,天马霑赤汗,今亲见其然也”。这就证明,大宛国汗血宝马不仅确确实实曾“汗血”,而且所“汗”之“血”还伴有泡沫状。这些客观情况,显然是不能仅用“形容”和“感觉”等词语能说明的。

西域国家向隋朝贡献的汗血宝马中有“骝马”(赤身黑鬃毛马)、“乌马”和“黄马”。

唐玄宗时,西域国家所贡献六匹汗血宝马的名字分别叫“红叱拨”“紫叱拨”“青叱拨”“黄叱拨”“丁香叱拨”和“桃花叱拨”。

据此可以认为,这六匹马的名字分别是用红色、紫色、青色、黄色、丁香花色和桃花色命名的。

以上资料表明,历史上的汗血宝马其毛色多种多样,并不仅是枣红色和栗色两种。因此,仅仅根据枣红色和栗色两种马出汗时其躯体局部毛的颜色“更加鲜艳”情况,来代替其余各种毛色马出汗时的情况,那就不能不失中肯了。

“皮毛红斑”说,是伊朗出生的一位学者的推测。此说认为,历史上“第一批到达的这种牲畜,在中国获得了一个‘汗血马’的别名。这一奇怪的名称可能是指其皮毛上红斑,使用一个波斯文术语就叫作‘玫瑰花瓣状。当马的毛皮颜色很深时,其斑点就很鲜明,或反之,长‘玫瑰花瓣’状皮毛的马最受好评。如波斯历史上最著名的一匹坐骑的情况就是如此。该坐骑…即为这种颜色,也就是血和火的颜色”。

对以上推测,若从其本意上来分析,其意是说,汗血宝马本来是不“汗血”的,只是汗血宝马进入中国后,中国人把马的皮毛上鲜明的红色斑点说成是“汗血”了。

因为,距今两千多年前,汉武帝亲自见过的汗血宝马所“汗血”是“露赤汗,沫流赭”的状况;距今一千九百多年前的东汉明帝所亲自见过的“汗血”是“血从前,上小孔中出”。

文献的这些记载表明,汗血宝马“汗血”是客观存在过的事实,古代中国人曾目睹过,怎么能说中国人将马身上毛的红色斑点与所“汗”之“血”都分不清楚呢?

“寄生虫致病”说,是由法国人布尔努瓦《丝绸之路》一书在世界上传播开来的,笔者据耿昇译本,在拙文《“汗血马”诸问题考述》中就“寄生虫致病”说作了肯定和评介。

在十多年后的2003年,笔者从互联网上下载资料中始知“寄生虫致病”说的首倡者原来是美国汉学家德效骞。

据《北京青年报》2002年6月21日载文称,德效骞在《班固所修前汉书》一书中解释:

“说穿了,(汗血宝马‘汗血)这只不过是马病所致,即一种钻入马皮内的寄生虫,这种寄生虫尤其喜欢寄生于马的臀部和背部,马皮在两个小时之内就会出现往外渗血的小包。”

布尔努瓦《丝绸之路》有关汗血宝马“汗血”的说法,几乎与德效骞上述所说完全相同。

“在19至20世纪,许多旅行家们都在伊犁河流域和中国新疆目睹染有这种‘汗血’病的马匹,这种疾病蔓延到这一地区的各种马匹。”

(1)汗血宝马的“汗血”现象,一直流传至19至20世纪;(2)“汗血”现象的存在地区为“伊犁河流域和中国新疆”;(3)许多旅行家们都曾目睹了染有“汗血”病的马:(4)寄生虫引起的这种“汗血”病,曾蔓延到伊犁河流域和中国新疆的各种马匹。

持“寄生虫致病”说者的说法多有说服力,如黄时鉴主编《解说插图中西关系史年表》说:

“有学者考证,现在的中亚土库曼马,有一种寄生虫寄生于马的前肩膊与项背皮下组织里,寄生处皮肤隆起,马奔跑时,血管张大,寄生处创口张开,血即流出。据此推论,古代的大宛汗血马可能正由此而得名。”

日本清水隼人宣称,他在中国新疆天山西部意外地发现了汗血宝马的踪迹,并拍下此马“汗出如鲜血”的照片。他说,那匹马在高速疾跑后,肩膀位置慢慢鼓起,并流出像鲜血的汗水。

如果有其他关于历史领域的话题或观点可以【关注】我私聊,也可以在下方评论区留言,第一时间回复。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