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原标题:《曾想当“逃兵”的海军少将,屡曝猛料被追成网红,真实实力深不可测!》

来源:微信公众号“北洋之家”(ID:bypm2016)作者:北洋君,文章有删减

前两天,主席习签署通令,为海军工程大学某研究所所长、教授肖飞记一等功!可能你还不知道,肖飞出自被称为一人抵得上十个师的马伟明院士团队。马伟明更是被誉为“中国电磁弹射之父”。

马伟明,普通老百姓很少听说过他的名字,但是在军迷圈里,他绝对是被疯追的“网红”,每次露面不是重磅消息,就是侧面爆出不少猛料,引发外媒各种推测分析!

一张流传很广的照片,足以证明他“大神级”的地位!照片中拿对讲机者就是马伟明,而负责给他打伞的,是时任中国人民,海军司令员!

虽然只是少将,但马伟明绝对是“国宝级专家”,34岁就破格晋升教授,38岁成为博士生导师,41岁当选最年轻的中国工程院院士,42岁就晋升海军少将军衔。

因为他,我军舰艇拥有了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心”,他更被誉为“中国电磁弹射之父”!

1960年4月,马伟明出生于江苏省扬中市,从小就体弱多病的他,在父母老师眼中就是一个“病秧子”!

正是这位女教师的执着和坚持,中国少了一个会修无线电的师傅,多了一个为共和国打造世界最尖端武器的军事科学家!

可受不了纪律约束的马伟明压根不想上军校,乃至在硬着头皮上的四年里,他时常想当“逃兵”。

后来回忆起大学生活,他说:那时我想要自由,认为一个做科技创新的人需要有足够的自由。

人一辈子要经历无数次命运攸关的抉择,也会遇到很多足以改变命运的人,除了坚持让他上高中的女老师,再次改变他人生命运的,是中国海军电机学科开拓者,电机科研团队创始人张盖凡教授。

一直想逃出军队这座“围城”的马伟明一度想要放弃考研,而张教授不断写信鼓励他,最后一封信是一纸命令:你必须马上回校考取研究生。

从此,马伟明接过恩师肩上的科研重担,不仅正式走上了,中国船舶电机科研之路,更开启了,中国船舶技术独立自主的新时代!

20世纪80年代,国际形势波谲云诡,西方国家掀起海洋争霸的冲击波,海防竞争也愈发激烈,而此时的中国因为技术落后,船舰发电机这样的核心部件,只能依赖进口,海防发展处处受制于人。

上世纪90年代初,我国研制的新型常规潜艇,就必须花巨资购买这种高效能的发电机系统。

但电机“固有振荡”是行业内的一大难题,连国外专家们都束手无策,更何况中国在这一领域还完全是空白,要想解决这个难题那简直难于登天,马伟明憋着一股劲:“落后不是中国人的专利,哪怕少活十年,我也要攻下电机技术难关!”

为了做模拟防水环境下的试验,他们买来食盐研制“人工海水”;没有经费,把旧电机壳买回来,自己动手装配;没有起重设备,肩扛棒撬,把笨重的铁家伙弄进实验室;图纸设计完成了,马伟明就穿上工作服下车间,与工人一起干……

反复试验,拆装,调试,计算参数,实验记录堆满了大半间屋子,马伟明和同事们不分昼夜地艰苦研制,有时实在太累,就靠在资料堆边打个盹儿……

同时他更发明了带稳定绕组的多相整流发电机,从根本上解决了“固有振荡”这个世界性难题,并获得国家发明专利。

顿时,一股热血直冲马伟明的头顶,他一字一板地将万丈怒火喷出胸腔:“先生,我们是在讨论科学。你不懂,我可以教你!”

当他们从世界专利索引上证实在“带整流负载的多相同步电机稳定装置”的发明专利条目下赫然标注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军工程大学马伟明等。”对方马上换了一副嘴脸,提出拿出百万元“私下交易”,马伟明当即就严词拒绝了:“专利技术是有价的,它不仅属于我个人,更属于我的祖国!”

这是一个富于戏剧性的变局:8年前,中国与之谈判引进其专利技术和生产线,但遭到该公司的断然拒绝:“只卖产品,不卖专利”。

时过境迁,现在这家公司反过来购买中国人的专利技术。而且,为使用一次“中国制造”,不得不支付了250万元人民币。

众所周知,电磁弹射系统相比滑跃起飞,不仅能够降低对飞机的损耗,还能在短时间内,起飞更多的舰载战斗机。早在十几年前,马伟明就瞄准了电磁弹射技术,这是美国历时20多年、耗资32亿美元的科研项目。

很多人都出来阻止:中国连蒸汽弹射都没研制出来,又怎能一步登天研制电磁弹射呢?

在2008年,他们终于研制成功小型样机,接着又做出了1:1单元设备样机,突破了全部关键技术,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二个掌握电磁弹射的国家!

科技成果鉴定会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专家抚摸着样机,激动地流下热泪,对他说:“有你在,中国更有希望了。”

我国早期的核潜艇噪音水平非常糟糕,曾被赤裸裸地嘲讽为“海底拖拉机”,“只要一下海,远在万里之外的英国都能听到。”

拥有更好静音水平的潜艇,就像战机拥有了隐身能力,对掌握进攻主动权具有重要的意义。

为解决这个难题,马伟明提出研制一款体积小、重量轻、容量大、效率高,又能同时发出,交流、直流两种电的发电机,这个思路一提出来,专家教授们纷纷摇头,认为这是天方夜谭,根本不可能实现!

面对质疑,马伟明没有任何动摇,他说:搞技术创新,就是要人无我有、人有我优。我们研究的东西,就没有一个是跟着人后面跑的。”

从此,中国潜艇真正拥有了中国人自己设计制造、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国心”!

在与西方的科研竞争中,马伟明带领他的团队,一次次实现了,从“跟跑者”到“领跑者”的蜕变。

电磁炮炮弹速度可以超过音速六倍。比传统火炮威力更大,射程更远,这种新型武器可能改变未来战斗的规则。

振奋人心的是,2018年3月,中国某电磁武器上舰试验获得成功,这一伟大创举,在世界上尚属首次!

整整30多年,马伟明几乎每天一睁开眼就争分夺秒投入科研!他用30年的默默奉献,从带领5个人的研究小组,到今天百人的研究团队,将中国舰船综合电力技术提升了好几个层次!

超负荷工作导致了他病痛缠身,2005年,他到北京出差,领导强行留下他到医院检查,检查结果中显示,10项生命健康指标中有7项不合格……

当时马伟明特别忙,天天在实验室,给父亲约好了手术却忘记告诉老爷子,老爷子在医院等了几天之后终于忍不住,气呼呼地闯进实验室,冲着他吼了起来:“马伟明,你上不管老下不管小,家里事不闻不问,你像着了魔一样成年累月拼死拼活地卖命?”

2010年,他研发出“中压直流输电网”,中国也因此成为了,世界上第一个在舰船上实现中压直流综合电力系统的国家。

但马伟明从不居功自傲,他时时提醒自己,生命有尽头,事业无止境。唯有把培养后人、提携后学作为神圣职责,事业才能得到延续。

作为团队带头人,他给学生打工,给年轻人出思想、出课题、出经费,让他们在重大课题中施展才华。

这些年,他先后为祖国培养了,海防领域的7名博士后、70名博士和116名硕士。在他的带领下,这些年轻人,不少已在国际上崭露头角,被习主席签令嘉奖的肖飞,就是其中的一员!

为此,他十分欣慰地说:“我,心甘情愿做一匹驾辕拉套的马,为了国家利益和国防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但对培养人才,他一掷千金,2015年,马伟明荣获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成就奖”,刚走下领奖台,他就作出一个决定,捐出百万港币的奖金,以导师的名字设立“盖凡奖学金”。

这位“最穷的教授”说:说实话,如果想个人发财,我早就成为千万富翁了。但作为军人,不能只盯商场、忘了战场,只图赢利、忘了打赢!

马伟明当时想都没想就说:“报告首长,我是个做学问的人,不适合当领导,也当不好领导。”

马伟明知道自己的舞台重心在哪里,搞科研必须心无杂念,远离功名,沉下心来踏踏实实干上二三十年,才可能有所成就。

而他说:“我一不图名,二不图利,三不图官,就想实实在在为国家和军队做点事。”

2017年,已经两鬓斑白的马伟明,又提出一个足以改变海军装备发展的思路,在世界独创性的提出“全能舰”的概念。

对于马伟明和他的团队来说,他们的不懈努力就是要让中国先对手一步实现作战样式的创新与变革,主导和引领未来海上作战样式!

从中国舰船电机系统装上“中国心”,到中国建成第一艘航母辽宁号,从第一艘国产航母试水,到电磁弹射领先美国十年,成立69年的中国海军,在几代人的不懈努力下,终于从一穷二白愈发强大,终于从近海驶向深蓝!

让中国拥有自己的航母,是将军一生所愿!直到他临终,最关心的还是中国的航母!

回望过去,从战争到新中国成立的100多年间,中国饱受列强蹂躏,而从1949年建立人民海军至今,正是因为有一代又一代像马伟明一样的科研工作中的无私奉献,人民海军才从“黄的海”,一点点走向“蓝的洋”!而肖飞等更年轻一代的崛起,让我们坚信,马伟明和他的团队一定能为中国海军锻造更多制胜深蓝的国之重器,星辰大海,中国来了!

在习的影响下,社会各界爱才敬才蔚然成风,各行各业选才用才更加注重“德才兼备”,一系列激发人才创新活力、维护人才切身利益的政策文件陆续出台,“天下英才聚神州、万类霜天竞自由”的创新局面正在逐渐形成。

习在中国科学院第十九次院士大会、中国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会上指出:“以识才的慧眼、爱才的诚意、用才的胆识、容才的雅量、聚才的良方,把党内和党外、国内和国外各方面优秀人才集聚到党和人民的伟大奋斗中来。”;“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目标,我们也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加渴求人才”;“聚天下英才而用之,让更多千里马竞相奔腾”。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